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建的博客

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日志

 
 
关于我

邵建:南京人,职业教师。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反愤反出的俩话题  

2010-02-06 10:02: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君和廖君是我未曾谋面的两位年轻编辑朋友,一在广州,一在武汉。他们就中国愤青问题颇作了些文字,然后结为一集,即《谁在中国不高兴》,并被媒体称为“网络三剑客”(另一位我没有接触过)。有趣的是,这二位本身就是愤青年龄,其中一位还声称自己曾经就是愤青。那么,由他们来反愤,应该是更合适也更得力的事了,事实也果然如此。至于我本人对愤青无有兴趣,不上其网站,也没有直接接触。倒是读了两位的一些文字,才大致勾勒出愤青的一个轮廓:铁血、爱国、口水、反智、反日美、正义感、民族主义等。不得不说我很欣赏二位的立场和笔头,快捷与锋利兼有,还有就是拎得清。不过,我今天上电脑打字,倒不是要为他俩说好话,而是想表示些不同意见。

一,周君有一篇文章叫《韩寒就是当代的鲁迅》,后来结集时改为《韩寒就是愤青的天敌》。这个名字还是改为好,至少前面那个题目连韩寒自己就不同意(这是作者告诉我的)。我读韩寒不多,网上的几篇文章吧,但无法把他和鲁迅的形象勾连起来。不知周君注意到没有,如果韩寒是反愤的,鲁迅其实倒是他那个时代的愤青(不,愤老)。我以为周君自己的价值取向是偏重自由主义那些基本理念的,而且从这篇写韩寒的文章看,韩寒就其思想倾向而言,也自认为偏于右派;那么,通常被称为右派所具有的自由主义的价值认同,可以说,在鲁迅身上基本没有。原因很简单,鲁迅自己就一再表示他对自由主义不感兴趣,甚至反对。又如,战斗性是鲁迅的根本特征,但韩寒是一个刺猬一般全身张开的战斗者吗。和这种战斗性相关,鲁迅一生秉持不宽容,我不知道韩寒是否也是这样的不宽容者,或在理念上认同。如果这些都不是的话,以鲁迅定位韩寒,是否合适,作者不妨再思。

在我看来,周君以鲁迅比韩寒,这倒未必是他不知韩寒,而是我有些好奇,作者(包括他这一代人)对鲁迅有多少了解。我的疑问来自这里,周君在文章中梳理韩寒的思想资源时说:“我在前面引述了韩寒的思想和鲁迅、胡适、陈独秀的契合之处……”。通常意义上,把陈、胡、鲁三人并列固无问题,五四新文化时他们是同道。但,如果在泛泛之外而有所深入的话,他们之间尤其是胡鲁之间的差别,那可是根本性的差别。且不说他们之间的制度诉求就根本不一,即以刚才提到的宽容,一个声称“一个也不宽恕”,一个推重“容忍比自由更重要”,这一百八十度的相反,可以一言以蔽之地并置吗。宽容和不宽容的距离,庶几就是胡鲁之间的距离,拿捏不到一起去。韩寒在其价值取向上究竟借重于谁,我不清楚。但我可以清楚地表示,在公共领域中,上述三人无以简单并列:他们后来在各自的道路上乃“渐行渐远渐无穷”;毕竟他们代表的是中国在那个时代发展的两条道路,方向和性质都相反。

二,廖君首先是在电话中认识的,我在看他的文字前就在电话中领教了他对愤青的看法。记得那天午后的一通电话,我在这边一边静听一边点头;不过现在我要说的倒是我不点头的那部分。比如这个题目《愤青跟“五四”青年不能等同》,我就持相反看法。五四青年是二十世纪愤青的第一代,也是今天愤青的一个源头。至于廖君把愤青的祖宗说成是义和团,恐怕不合适。义和团多为不识字的愚民,愤青至少是本、专科,当然还有硕。愤青就和当年知青一样,是要有些知识的,否则还愤不起来。问题是他们所获得的知识到底是什么呢,这就要看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了。毕竟愤青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某种教育的产物,所谓吃什么奶长什么肉。如果要知道初中以上一直到本科的文科教育到底是什么状况,愤青便是一个可以用来切片的标本。

这个标本的源头是五四,小而言之,是五四那天火烧赵家楼的那些人。他们当然是爱国的,爱国当然是要有行动的。可怜今天的愤青远没有那个时代的自由,五四青年面对的是一个由文人主政的弱政府;否则我相信今天愤青的表现不会亚于那些人。廖君如不认同,我可以给各位勾勒一下赵家楼中五四青年的风采。……翻墙进入,大门撞开,冲进房内,见东西就砸。还拆了曹家女儿房中的铁床作凶器,先是把墙上的牌匾一扫而下,然后就是打砸各种装饰品和古玩。姨太太房间的香水一锤一锤敲碎,满屋子都是香水味。曹父房间的燕窝银耳之类也一瓶瓶打破在地,还用脚去踏。一个学生从床上扯过红绸被,撕了一条,举过头顶摇曳:“胜利了,胜利了。”胜利过后就砸汽车,砸了汽车就用汽油各处乱浇,于是有人点火。火中逃出了躲在锅炉房中的章宗祥,学生们一拥而上,用刚才拆下的铁床围住乱打,一个学生用铁器一下打在章的后脑勺上,夺路而逃的章闷声倒下……。这样的勾勒不是我虚构,而是来自现场的两个当事人,一个是北大学生罗家伦,一个是躲在小厢房里的曹汝霖。我不知道这样的青年如果不是愤青,又是什么。他们只讲爱国的正义感,却不在乎采用任何手段。从法治的角度看,五四所在的时代是20世纪中国最不坏的时代,请问廖君,你说这现场是爱国还是刑事?

近两年,我在做鲁迅和所谓五四新文化(这两者是一个精神谱系),看了二位的反愤话题有涉于此,便在这里刍荛两句。或许我的判断也有偏差,尤其是从主流的角度看。好在二位才隽自有分辨能力,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