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建的博客

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日志

 
 
关于我

邵建:南京人,职业教师。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权利是一根脆弱的芦苇  

2010-01-15 09:05:4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猫眼看人”上看到这样一个转帖《李庄们不是我们》(作者刘洪波),这个题目所内含的价值取向让我点开了它。

李庄案是目前大家都关心的一桩公共事件,它的意义远超出一个刑事案本身,而带有某种风向标的义含。依法治国如果不是停留在口号上,落实于司法,即它的审判要能经得起程序规则的检验。现在一审出来,它的判决几乎在程序的每一个环节上都受到质疑。就此很多法学家和网友都发表过精彩的看法,我等于是上了一次免费的法律课。但,有些网友的看法未获刘先生的认同,比如这样的表述“如果今天我们不能使李庄脱罪,那么明天被加罪的就是我们自己。”在刘先生看来“这是一个多么夸张的说法!李庄如何,我们如何,真的有这样一种递进关系吗?李庄与我们,真的是一样的人吗?”“不管李庄最后的结局如何,可能都并不足以改变普通人的法律地位。”因此“一个人要幼稚到怎样的程度,才会这么想?”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处境感,我这里只说我自己。我所以关注这桩案件(其实并不止这一桩),就在于我认为与我有关。就李庄而言,素昧生平,我不知道他的性格,正如我不知道他的人品,甚至不知道他在这桩案子中到底做了些什么或者还是没做。那么,我为什么如此关注他,其实,我关注的不是他而是法律对他的审判。李庄与我无关,但审判他的法律却和我相关。我和李庄,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社会角色,尽管他就职的律师事务所使他有强劲的背景而我却没有;但,即便如此,他如果还遇上程序不公的话;轮上我,我何以堪。所以,不是李庄让我不安,我不安的是一个判决程序怎么如此漏洞百出,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能落下它的法槌。我不禁要思量,依法治国的口号那么多年了,难道还仅仅是越喊越响的作秀。

也许李庄的确有他的问题,也许他就是一个善于“捞人”而敛财的坏人,哪怕罪犯。这都不要紧,只要程序无瑕,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一个法律,如果连罪人都给他司法公正,那么,我对我的法律地位就比较放心。相反,法律对罪犯做不到司法负责的话,哪一天我被打成罪犯怎么办。尽管这不是现实,但,作为可能,它却有可能落在无数你我他的身上。殷鉴无远,并非杞忧。何况中世纪一位英国宗教诗人这样说过: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岛屿,他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每一个土块,都是整个大陆的损失,也是自己的损失。因为每个人都包孕在人类之中。

先哲有言,人是一根脆弱的芦苇,这不啻是说权利是一根脆弱的芦苇。如此脆弱的权利靠谁保障,靠权力吗,不但靠不住,相反,侵权的最大可能就来自于它。那么靠谁,只有靠法。如果法律不能保护我们,除了权利之间可以互侵;权力对权利的侵犯,不但让你赴诉无门,而且能让你死无葬身,还不妨碍它在理由上那么冠冕堂皇(可以想想刚刚死去的唐福珍)。所以,一位朋友就此案在电话中说:权力可以不要法律,但权利却不能不要。此至言也。就此案言,我不仅是看李庄案本身,更通过它观察我们的法治状况。每一次审判,都可以构成我们当下的法治环境或一部分,而这个环境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所谓法治,乃是出于保障权利因而对权力同时也是对司法权力的限制。任何一个案件,如果司法程序经不起推敲,很有可能是权力意志在主导司法。因此,出于对此案带出的法治环境的关切,我会抱着 “李庄就是我”的态度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