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建的博客

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日志

 
 
关于我

邵建:南京人,职业教师。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请勿以阳光的名义侵权  

2009-12-28 08:56:20|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多个部门共同发起的“阳光工程”的一部分,“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正在全国推广。重庆为全国首批省级示范地,近期《南都周刊》推出的重庆采访报道“禁唱低俗歌曲利益链”,让我感到这个被称为卡拉OK版的“绿坝”的确存在不少问题,这里不妨作三点质疑。

第一,即报道所言“最受网民诟病的在于‘低俗歌曲’如何界定”。其实,这里的如何界定要害在于由谁界定。所谓低俗,如果不是非黑即白的两级,界定上的确有困难,因为这里存在着解释上的仁智互见。但,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权力可以说了算。据重庆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副队长介绍,他们在查处低俗歌曲时,“是有上级部门的文件指定的”。文件中的上级就有权力或能力界定低俗歌曲,这里如果有他认知的偏差或个人好恶怎么办。这个问题并非假设,记者采访重庆市文广局文化市场处处长时,他表示,对于禁播歌曲,具体是由天合公司决定。一个公司并非权力机构,但权力却可以擅自把界定权交给它。姑不论这简直是公权的私相授受,但看该公司的副总又是如何界定低俗歌曲的吧:一类是涉及政治问题,一类是淫秽歌曲。然而,政治与低俗无关,淫秽也不在低俗之内。如果以此为界定,问题的实质就很清楚了,只要是权力不喜欢的,都可以冠以低俗之名。然而,就是这样一种无知的妄语,连低俗的内涵和外延都闹不清,却有权力主宰重庆人唱什么歌或不唱什么歌。重庆人从此有福了。

然而,更荒诞的是,当这位有界定权的副总声称“具体什么是低俗?我们现在也没有一个标准……,最简单地,我问你这首MTV适合不适合给你的孩子看?不适合的话就是低俗。”去卡拉OK的是成人而非孩子,怎么能用孩子的标准来要求成人呢。比如,孩子当然不适合看成人片或做成人事,莫非成人也得一概禁止。如此荒唐的逻辑设若可以,不妨就从权力你自己(包括这位说话人)开始吧。

第二,低俗在私人领域中是一种权利。如上言,政治与低俗无关,淫秽也不在低俗之内。那么,一个人如果愿意低俗,而且又是在私人领域;这显然是他的权利,同时更是一种隐私。在它没有对他者造成侵犯时,权力如果打扰了它,那是权力对权利的侵犯。卡拉OK虽然是一个公共场合,但它属于私人领域。它的单元是包间,房门一关,就是几个人买断下来的私人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几个人可雅可俗,这是他们的自由选择,权力有什么理由对此干涉。而且,严格地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俗,没有低俗。因为俗与雅对应,雅为高雅时,俗便为低俗了。人即使有雅的一面,却终究免不了俗的一端,这是人性之常。因此,卡拉OK中的消费者用所谓的低俗歌曲娱乐一下自己,是很合乎人情人性的一件事,权力并不能乘机把手伸向消费者的点歌单。这只手如果不遏止,那么,同样以低俗为理由(在此低俗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它还会伸向更多的私人领域,乃至我们的卧室。

“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不是服务是监控,它之进包房,是否表明我们的社会将逐步进入一个监控式的社会。以上那位副总把低俗的标准定位在孩子那里,这里其实隐藏着一个权力的秘密。几个月前我在对“绿坝”的批评中,曾经引用托克维尔的表述,指出权力之于社会,总是倾向于把社会看成是孩子,这样它便可以把自身的权力变成家长式的“父权”。父权对尚未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一种监护性的全权(totalitarian)。看起来它“愿意为公民造福,但它要充当公民幸福的唯一代理人和仲裁人。它可以使公民安全……,为公民的娱乐提供方便。”但,在这一切之后,父权是要“把每个人一个一个地置于自己的权力之下,并按照自己的想法把他们塑造成型之后,便将手伸向全社会了。他用一张其中织有详尽的、细微的、全面的和划一的密网盖住社会……”。想一想吧,由这样一张密网盖住的社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正如孩子在父亲那里是没有隐私的,权利在权力那里也将没有私隐可言。这样的社会在政治学上叫作“全权社会”(Totalitarian society)

第三,到底谁需要阳光。据报道,“卡拉O 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叫“阳光工程”。目前我不知道该工程还有其他哪些内容;但仅就这一块而言,这是公权把手伸进了社会领域中的私人生活。然而,私人生活不需要阳光,或,私人生活与阳光无关。本来此举便是一种权力过界,即使以阳光的名义,亦无改其侵权的性质。请勿以阳光的名义侵权,这不但是来自权利本身的呼吁;更重要的是,就权利和权力而言,首先应该搞清楚,到底谁需要阳光。这里的阳光即指“透明度”,在公权力和私权利之间,毫无疑问,透明度是后者对前者提出的要求。权力来自权利,并为权利所供养;因此权利理所当然可以对权力提出透明度的要求。可是这个卡拉OK系统恰恰搞反了,它是权力要求权利透明。然而,一个人在歌厅里点歌可以不阳光不透明,但各级权力者的财产状况却必须像阳光一样透明。然而,这事做得如何呢,还是在1980年代,人大代表就提出了相应的要求,但至今得到的回答是条件还不具备。现在,权力要求权利阳光,连唱什么歌都要阳光,却是无条件的(它征询过我们的意见吗)。权力不阳光,权利阳光,这样的“阳光工程”实在是权利和权力关系的颠倒。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