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邵建的博客

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日志

 
 
关于我

邵建:南京人,职业教师。读书之余,作速朽文字。

网易考拉推荐

钓鱼执法不是“不当”而是“罪”  

2009-11-03 15:21:5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鱼执法的真相终于大白天下,权力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上海市政府发言人表示“将按法定程序处理钓鱼执法事件”。但,我感到不安的是,涉案的浦东、闵行两区都把倒钩行为定性为行政执法过程中的“取证不当”。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处理,充其量是在行政执法范围内解决问题,但这显然是避重就轻。钓鱼,尤其是倒钩钓鱼,远不是行政上的执法“不当”,而是“罪”——刑法意义上的罪。

就最近发生的这两起案子而言,它们都是以行政执法为名,行刑事犯罪之实。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取证不当”,孙、张二例,都无证可言。如果要说“乘客”是证,那恰恰是权力布下的钓钩。以“钩”为证,是为伪证。权力在执法过程中,预先指定好伪证人,此一行为,希望法律专业者,能在刑名上予以指出。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执法犯罪的一种。权力诱民入罪,本身就是罪。

孙、张二人,虽然被诱,但并未入“罪”,他们没有收取“乘客”的任何费用。但“乘客”在车上强行仍钱,权力强行扣车罚款,于是做成一桩“非法营运”的死案,这是栽赃性质的诬陷罪。

借助假乘客这种欺骗手段,用莫须有的事实或不顾及真相的方法,非法牟取被害人钱财,而且数额巨大,这是诈骗罪。

所谓“乘客”上车后,到达埋伏地点,要求停车。车内强踩刹车、强拔车钥,车外一群人则截住车子,以暴力强行制伏车主。他们俱以获取钱财为诉求,然后分赃。这样的现场,分明是明火执仗的抢劫罪。

以上数罪,以权力为其指使,以社会上的不良人员为配合,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程序和分工,这种有组织的黑社会勾当,不啻是一种团伙犯罪形式。

由于钓鱼执法作案时间长,涉及社会人众广;而且仅闵行一区,两年罚款就达五千万,整个一个上海市,这笔资产当以亿计。因此,这又是一桩性质特别的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个罪名不仅指危害人的生命与健康,如放火投毒等,它也包括故意危害多数人的财产安全这样的行为。

当然,我这里不是私设法庭,以上所指罪名,俱应加上“涉嫌”。它是否为罪,最终由法庭说了算,我这里只是发表我个人的公民意见。在我看来,钓鱼执法在行为上是典型的“权力犯罪”,而且是一种数罪并发的综合犯罪形态。但,至今为止,案件真相已经明朗化,我们却没有看见上海市政府启动应该立即启动的司法程序,反而只在“取证不当”上作文章。“不当”和“罪”是两个不同的司法概念,前者甚至上升不到司法,只要纠正就可以了;但,后者则必须诉诸刑求。如果上海市政府仅仅用道歉、纠正和免职(乃至撤职几个人)来对付,那只是敷衍舆论,不是动真格地解决问题。然而,权力有权力的打算,舆论有舆论的声音。舆论不但不需要跟着权力转,反而要逼使权力真正地从司法入手解决问题(就此而言,我很希望看到法律专业上的知识者和从业人在此一案件上表现自己的作为)。另外,等待权力如何处理是一回事,作为受害人,上法庭走诉讼道路则是另一回事。受害人不妨就从控告“钩子”开始(他负有最直接的刑事责任),以引出幕后的权力指使。这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黑线,我相信,其中的黑幕如果披露,一定超出我们一般人的想象。

就上海钓鱼执法,我本人写过不止一篇的评论。在上一篇评论的开头,我这样写道:“这是前几天从人民网看到的一个题目:调查显示:九成上海市民认为政府最没诚信。发起这项《上海社会诚信问题调查》的是上海市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现在我要说,公权丧失公信力,无论对权力还是权利,都是一件可怕的事,它会导致社会失范。钓鱼执法,已经成为耸动全国的丑闻,尤其是它发生在号称国际文明大都市的上海。因此,如何处理此案,对上海市政府的公信力无疑是一场考验。处理得好,比如让公安和检查迅即介入并不干涉司法,则可以逆挽自己的公信力。反之,仅以“不当”为名作不当处置,那只能让自己不断下滑的公信度再次扣分。问题是,你还有多少分好扣呢。在全国舆论的聚焦面前,请上海市政府不要老是被动观望,此刻,是主动以司法了断它的时候了。权利都断指了,你还不断腕吗。古人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之谓也。

 

附:写完以上,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及。上海市政府发言人表示“将按法定程序处理钓鱼执法事件”,这当然是针对直接当事人而言。但,直接当事人的行政上级是否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呢。长达十多年而且愈演愈烈的钓鱼执法,对上海行政首长来说,不知道是渎职,如果知道是庇护。按照国际惯例,一个轰动全国的丑闻,不独那两个区的分管副区长(包括主管全面工作的区长),又由于这是全上海的事而不仅是发生在浦东和闵行两个区的事,因此,连同上海市分管此项工作的副市长(甚至更往上),是不是应该有人引咎辞职呢。

然而,我们一个也没看到,权力连这样的一种姿态都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